热线电话+86-0000-96877
当前位置:主页 > 案例展示 > 案例三类 >
联系我们
电话:
+86-0000-96877
传真:
+86-0000-96877
邮箱:
这里是您的公司邮箱
地址:
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案例三类
温州 市民吴先生反映

时间:2018/10/14    点击量:

  日前,温州市民吴先生反映,他在散步时偶然发现,在温州市区市府路和开源路交叉口附近,有一块较大规模的拆迁地,这片废墟之中竟有一个几百平米的旧衣物“市场”,大清早就有挺多人来“淘”衣。

  吴先生表示,该处的衣物来源不明,是否消毒未知,这样的“市场”显然是不合规的,拆迁地块有如此景象,部门是否缺乏监管?希望记者去看看。

  19日上午7时30分,记者来到市府路和开源路交叉口,在该区域东侧有一块拆迁后留下的废墟,进“村”的小路口被围墙隔出。钉在围墙上的一块牌子写着:南汇街道龙沈沈宅自然村城中村改造项目。记者顺着小路继续走了近百米,十字路口左转就看到了吴先生所说的旧衣“市场”。

  约五六百平米的水泥空地上有近20个地摊,一张张平铺的布上放着各类旧衣服、裤子、鞋、包、枕头、被子……这些旧衣物的“旧”度也有差别,不少衣服上还有明显污渍。摊主背着包站在边上,顾客任意翻看挑选。记者了解到,这些衣服价格不一,被子、毯子、羊毛衫、厚外套价格40元上下;薄外套、内衫、裤子20元上下;背包10元上下……

  一男顾客在一家卖被子的地摊前驻足询问:“这床被子多少?”女摊主回答:“40块,很新的。”他蹲下翻了翻被子,记者上前询问“被子40?”女摊主答:“这被子他要了,他常客,给你不只40的。”男子将之叠好之后用胳膊夹住,随后掏出40块钱递给摊主,满意离开。

  另一家摊位前围着三个女顾客,她们手上拎着大袋子,边“淘”衣,边讲着温州话商量着哪一件比较好。记者旁听了一会儿得知,她们是来“拿货”的,买回去之后“翻新”,再放店里转卖。

  大约5分钟,一位女顾客拿了四五件冬季外套,砍价到130元,嘴里念叨着,“就这我还要回去洗一下,把毛衣起球的剃了再卖的。”她把衣服塞进袋子,去下一个摊位继续“淘”。

  记者和摊主聊天了解到,他们在这里摆摊都已经有3年多了,这一小片区域原来是违建,在村子拆迁前就拆出来了。这个小小“旧货市场”现在每天早上从6点持续到10点。

  摊主称,这些衣服都是从住宅小区、衣服工厂里“称斤”收来的,质量比较好的就拿出来卖散客,差的就称斤当废角料批量卖给回收厂。来地摊买东西的人多数是常客。摆摊每个月要交50元的租金给拆迁地业主。

  逛完旧衣市场之后,记者在该改造项目周边走了一圈发现,除了五六幢房屋未拆除,整个村已被拆成一片废墟,未拆除房屋中甚至有一幢已出现倾斜。

  沈大军(化名)是沈宅村的村民,也是摊主口里的“业主”。他告诉记者,这片地块是2017年5月份拆迁的,还有几户没有和街道“谈拢”。拆迁之后,街道用大块的绿网盖住了建筑垃圾,之后就没有来管理了。

  在入口处的旧衣市场周边,记者还看到了废品回收站。各类小家电、塑料制品堆积如山,旁边还放着称。这些物品的女主人告诉记者,他们一家租在这里已经两三年了,白天骑着三轮车出去收,有人会把收过来的拉来卖,也有人会过来买。

  在废墟东面的河边和未拆除的房屋周边,搭了一些住人的临时棚。记者进去看过,发现两根木头交叉支撑着就成了“房梁”,盖上床单遮风,全靠周边的废墟和大件物品压住来固定。这样的临时棚便是这些拾荒者和一些外来务工者的“家”,他们有的已经在这里住好几个月了。

  一路走来,记者发现这片废墟中,原来村中小路路面的窨井盖都已丢失,有的窨井口上放着大石头提醒行人绕行;路边倒着不少共享单车;拐角处还有垃圾焚烧的痕迹……风一起,这堆积如山的建筑垃圾上空灰尘漫天。

  这两个月来,本报接连接到市民关于拆迁废墟管理的投诉,也陆续对市区“滨港花园”附近和洪殿北路等处的拆迁废墟进行了报道,建筑垃圾堆积、废品回收站入驻、垃圾焚烧等乱象看来并不是孤立的现象。“沈宅”里的旧衣市场、搭起的棚屋、开设多年的废品回收站,不仅存在消防、卫生等各类安全隐患,还很容易成为藏污纳垢之所。

  大拆大整之后要大建大美,相关管理部门肩头任务确实沉重,但这不该成为拆迁废墟失管的理由。即使有地块不能立即利用建设,也应加强后续监管,别让它们成为这座城市的安全隐患。

  之前报道的两处拆迁废墟,虽都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表示将立即介入管理。但不难发现,大拆大整之后的管理“遗留”问题并非孤立现象。

  一座城市变美,必将经历一段“蜕变”期。拆迁,是为了将地块更有效地规划、利用,造福百姓。希望有关部门能扛起肩上责任,维护城市和谐“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