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86-0000-96877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产品四类 >
联系我们
电话:
+86-0000-96877
传真:
+86-0000-96877
邮箱:
这里是您的公司邮箱
地址:
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产品四类
最早刊刻是在1833年

时间:2019/02/16    点击量:

  原标题:段玉裁、桂馥、王筠、朱骏声合称清代的“说文四大家”,他们都有哪些贡献?

  清时的说文四大家即指治《说文解字》最有成就者,目前通常认为这四个人是段玉裁、桂馥、王筠、朱骏声,他们的代表作分别是《说文解字注》、《说文解字义证》、《说文句读》及《说文释例子》)、《说文通训定声》。清中叶时与说文相关的著作数不胜数,主要与《说文解字》文本的广泛传播与文学著作的勃兴有关。梁启超在1924年发表的《清代学术概论》首次将段、桂、王、朱四人并列,但此时未有“说文四大家”的说法,其后丁福保受梁启超文的启发,将此四人列为说文四大家,其有评价云:“四家之书,体大思精,跌相映蔚,足以雄视千古矣”。

  不过当时对说文四大家的人选还有一种说法,即认为是:段玉裁、桂馥、王筠、严可均,对严可均的说文著作,有评价云: “真实无欺,极受重视。”他的文风具有极为浓厚的乾嘉学术,表现为中规中矩、善于考据补订。不过到了后来,他最终没有被列入四大家,主要原因在于他的说文著作过于注重辑补、订正,少了许多个人见解,就贡献而言,不如其他四位。而朱骏声之所以“地位”不稳,主要是其《说文通训定声》是对《说文解字》进行音韵上的重新编排,而不像其他三位是通释全文,因此在体例上屡受诟病。但是也有夸赞之生,比如王力等人就认为朱骏声的学术成就比通常而论的说文四大家之首的段玉裁还要高。

  说文四大家的代表性著作中,桂馥的《说文义证》成书最早,其后便是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二人在当时都有很大的影响,不过桂馥的名气还是不及段玉裁,王念孙曾高度赞扬段氏之作是“盖千七百年来无此作矣。” 其后便是段、桂二人近五十岁的王筠,据称他的《说文释例》也是想弥补段、桂著作的不足。王筠的《说文解字句读》及《说文释例》也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叶德辉称他与段、桂二人如同鼎立三足。四人中朱骏声的成书时间最晚,最早刊刻是在1833年,但是朱骏声在世的时候其书并没有得到时人的重视,一直到他去世十多年后,其子重刊此书,才让人们发现了它的价值。

  说文四大家的代表性著作既有相似之处,又有各自的特色,四个人的书都是通释《说文》,进行了逐字逐句地注解,但是又各有侧重。作为说文四大家之首的段玉裁在《说文解字注》中首次提出了“形、音、义三位一体观”,突破了前人只着眼于形、义关系的局限性。它讲究音以音韵证字形、以音韵通训诂,就字形推求字义。桂馥的《说文解字义证》将研究重点放在形义关系上,尤重义证,他通过列举大量的实例来阐明字义,对《说文解字》卷一到卷十八都一一进行了字经互证。因此,他所著的《说文解字义证》被认为与段著《说文解字注》不相上下。

  王筠在《说文释例》中运用了偏旁分析法,他对古今字学的贡献,更被认为是在段氏之上。他的一个重要贡献是指出了先有声义而后有形,先有语言而后有文字。朱骏声曾跟随清朝著名学者钱大昕游学,在训诂等方面成就斐然。朱骏声在释义的基础上加上了音韵方面的研究,他的“通训”,意指通释训诂;“定声”,即把文字按古韵分类聚合排列。

  1. 赵成杰:《“说文四大家”辨疑》,《广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3期。

  2. 黄琼:《朱骏声与说文通训定声》,《兰台世界》2015年25期。

  3. 沈刚:《试论“说文四大家”研究的侧重点》,《科技信息》2009年34期。

  4. 陈东辉:《略论桂馥说文解字义证之价值》,《古籍整理研究学刊》1996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