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86-0000-96877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产品四类 >
联系我们
电话:
+86-0000-96877
传真:
+86-0000-96877
邮箱:
这里是您的公司邮箱
地址:
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产品四类
王熙苹父亲王锦荣司鼓也唱小生

时间:2019/03/10    点击量:

  4月22日,王筠蘅、王熙苹两位老艺术家在陕西文化网主办的文化大讲堂上。 本报记者张宏伟摄

  王筠蘅:1933年农历二月初十生于青岛鞋匠家庭,国家一级演员,陕西省京剧院著名小生表演艺术家,员,曾任新疆军区京剧院团长。

  王熙苹:1933年农历九月十八生于上海京剧世家,国家一级演员,陕西省京剧院著名荀派表演艺术家。1954年,二人赴新疆参加新疆军区京剧院,次年结婚。1965年,受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尚小云邀请,两人调入陕西省京剧院,直至退休。

  5月15日,西安雨后初霁的下午还有稍许湿凉,处在闹市街边的陕西省京剧院安静悠然。与城墙外林立的高楼大厦相比,小院内的高知楼已是陈旧不堪,走廊里封存的蜂窝煤炉似乎还保留着上世纪的记忆。

  敲开四楼一间房门,便打开一本厚重的剧本。这就是著名表演艺术家王筠蘅、王熙苹的家,一间两室一厅的旧房,几件简陋的家具。

  “旧社会,我们学戏比坐监狱还厉害。我是9岁那年,家人和师傅写了个生死合同,开始了八年学戏生涯。”王筠蘅老人说起自己故事,就如同说戏一般。

  1942年,年幼丧父的王鸿泰与12岁的姐姐王淑琴经好心邻居介绍,正式拜刘德舜为师,订立的生死合同大意是:学徒期间徒弟吃住均由师傅供给,徒弟若有违训打死勿论,倘被车轧马踩不许家属过问,若天灾人祸、投井上吊与师无关,学徒期间不许赎身、不许家长探视,更不许半途退学。

  8年出师,他们参加“四小名旦”毛世来的和平剧社,姐姐改名叫王君青,弟弟王鸿泰改名王筠蘅,从此就步入了京剧艺术的漫漫征途,成了他们一生从事的事业。

  “我们干了一辈子到如今舍不得放下戏,就是因为当初受罪太大。”王筠蘅先生说,当年练功就是4点钟起来练嗓子,5点钟开始踢腿。那时候没有手表,就是在祖师爷那点根香,然后拿顶、倒立,一根香烧完了才能下来,继续下腰。接着开始压腿,师傅让你躺在长板凳上,绑住一条腿,再把另一条腿愣是扳过来绑到另一边,任凭你叫唤得撕心裂肺。就不能休息一会吗?能,踢腿就是休息。

  那个年代,学徒是没有早饭吃的,到了中午,师傅吃一碗徒弟得赶紧给盛一碗,师傅吃饱了抹把嘴走了,徒弟洗了碗回来,才能就着剩菜吃个玉米面窝窝头。至今王筠蘅吃着包谷珍子还会胃酸。

  旧社会学戏就是一个字:打!学文戏时得站着,一条腿得板着,上面放一碗水,一旦水洒了,师傅必定一顿猛打。

  后来王筠蘅武生改老生,有天他扯开嗓门练唱,师傅一推门进来,挥手就抽了王筠蘅两巴掌。

  王熙苹父亲王锦荣司鼓也唱小生,母亲蔡凤翔是唱旦角的。姐姐王熙春是大上海当红电影明星,曾在电影《尤三姐》饰演尤二姐,熙苹的表姐蔡宛华是唱花脸的,其家族可谓喜剧名门。 王熙苹自幼天资聪颖,悟性好,记忆力极佳,家里送她到寄宿学校学习英文和钢琴。受家庭熏陶,自幼拜著名武旦松云芳习刀马旦。10多岁时就和大姐同台演出,不足20岁,她便挂头牌组织“王熙苹京剧团”在全国各地巡回演出。并受到梅兰芳、荀慧生、黄桂秋、言慧珠、李玉茹、童芷苓等大师和艺术家的提携和指点,成功地塑造了穆桂英、杨贵妃、梁红玉、红娘等角色。

  1953年,曾经在青岛黎明京剧团演荀派花旦的王熙苹自己挑班,成立“王熙苹剧团”,当家小生就是王筠蘅,这一年他俩都只有20岁。论辈分,王熙苹应该叫王筠蘅师叔,但两个同龄人台上台下萌生了感情,开始了自由恋爱。

  1953年和1954年,王熙苹剧团曾两次来西安演出,都取得很高的票房。8月,新疆军区副司令员张希钦找到他们说,王震司令员看过他们的戏后非常满意,希望他们进疆为八一剧场开幕典礼.两个年轻人对军队生活很是向往,于是决定解散王熙苹剧团,带着愿意进疆的演职人员一同去了新疆。

  在很多有关王筠蘅、王熙苹参加新疆军区京剧院的文章中,总会提及当年他们的工资分别是1000元和800元,而当年国家主席的工资是450元。

  1958年底,院里派出由副院长带队,包括王筠蘅、王熙苹在内的36人组成的演出团,前往阿尔泰山区慰问工兵五团和111矿全体矿工。当时的气温已是零下36度,除一位40多岁的“老旦”被照顾坐在驾驶室外,其余人全部都坐在苏制吉斯卡车车厢内的戏箱和行李上,尽管大家都是穿着棉衣加皮大衣,脚下穿着毛毡窝,女同志坐中间,党团员坐两侧或车尾,但车到达坂城时,已经有两名女青年冻哭了。一路就这样山陡路滑走了两三天,过冰峰口时,平日里诙谐幽默的邓金声提议说,大家每人都给自己写好一个牌位,省得万一到时候找不到尸首。

  到了目的地,虽然观众不是很多,但因为演员阵容强大,加上当年没有电视、少有电影等娱乐,每场演出都受到当地政府及矿工的热烈欢迎。

  没办法,只能留下来由矿区俱乐部安排售票演出,三个月演了100多出戏,一些常年不演的戏也搬上舞台,但饮食上却无法翻新,一连近百天无菜无肉甚至没有菜油。

  待到3月冰雪融化时,36人的剧团终于可以返回了。团部为了防止土匪袭击剧团,特派一个班战士乘着架着机关枪的卡车开路,同时发给每个演员一颗手榴弹护身,党员额外还领到一把枪,就这样一路提心吊胆冲过几个隘口出了阿尔泰山。

  回到乌鲁木齐后,王熙苹不幸流产,胎儿是一对双胞胎。几年后在一次救火过程中,王熙苹再次流产。1963年,王熙苹因为身体健康原因,离开新疆回到上海,而王筠蘅因担任京剧团团长,必须留在新疆继续工作。

  正是1954年在西安演出期间,王筠蘅的姐姐和母亲一起,给王熙苹的母亲写信提亲,从此便与西安结下一生姻缘。

  1964年,在陕西省京剧团和陕西戏曲学校京剧班基础上,成立陕西省京剧院,四大名旦尚小云先生任首任院长,五大名伶徐碧云先生任副院长。第二年,由尚小云提议,经院领导研究,省委书记舒同亲自批准,王筠蘅、王熙苹调入陕西省京剧院工作。

  两地分居两年的夫妻,在古城西安又一次站在同一舞台上,同时也继续他们“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人生旅程。那一年,夫妻俩的月工资分别是187元和205元。

  两位老人的挚友、著名琴师马忆程说,像他们二位从年轻到中年、晚年三部曲唱得如此和谐,鸳鸯般相亲,鸾凤般和鸣,人伦、天伦样样全收,真真令人羡慕也。

  在王熙苹眼里,丈夫是“一辈子夹着尾巴做人,在阶级斗争社会中左闪右闪,打着太极过来的。”用王筠蘅的话说:我是“诸葛一生唯谨慎”,她是“吕端大事不糊涂”。

  从当年王熙苹剧团的成立到解散,再到进疆工作、再到西安,至今经历了各种风风雨雨和大风大浪,个中苦衷也唯有两位老人最为清楚。

  谈及两位老人走过的人生,王筠蘅说:“我和老伴是戏字结缘,熙苹和我的性格有共同也有不同。论学戏我是打出来的,她是宠出来的,她家不富裕但也不穷,大姐熙春出道早成名也早,她是弃学从艺,演戏不仅仅是谋生,而是向往着更高境界奋斗,从年轻到中年到老年从不间歇。我们从青年时期的情侣,到而今不甘落后于时代潮流的老伴侣,在各年龄阶段,我们都能创出新的乐趣和追求。我们不拒绝新事物,70岁开始学习电脑,只是一生不会圆滑、奉迎。我想我的一生,有失有得,得一知己,失也值得,我知足矣。”

  王筠蘅说,60多年过去了,一起过日子锅碗瓢盆难免有个磕磕碰碰,但从来没有动过手,也没有开过脏口。用王熙苹的话来说:“太粗鲁了我们自己都觉得难为情”

  二老退休后,在陕西、青岛、上海先后培养的学生有研究生、主演、主配40余名,为弘扬国粹艺术不遗余力。

  4月22日,已经“金盆洗手”多年不愿在公开场合露面的王筠蘅、王熙苹两位老人,却为了给得意弟子王鹏翔、王艳艳站台,专门参加了由陕西文化网主办的“文化大讲堂”。

  2011年这对小夫妻由山东来到陕西京剧院工作,经朋友介绍拜访了王筠蘅、王熙苹,并提出拜师的请求。二老非常谦逊但也没有推辞,小两口非常高兴,便开始张罗摆拜师宴。几天后便是2012年大年三十,小夫妻俩去给二老拜年,在当晚的晚餐桌上上,王老明确表示这就是拜师宴,两个弟子按规矩磕头就算是拜师仪式。

  赵澜是青岛京剧院的青年演员。2011年夏天,他得知王筠蘅、王熙苹二老回到青岛的消息后,登门提出学戏的请求,当问及应该付多少课时费时,二老这样说:“嗨,我们现在也没什么负担了,住着国家分的房子也不用还贷款,每月的退休金也花不完,孩子们工作上也不用我们操心,我们就是把身体弄好啦,找乐儿不找气儿!你们都是离家在外的孩子,一个人闯荡不容易,男孩子呢还要买房子结婚。你们有这个心愿意来学,我们也就愿意把祖师爷的东西传下去,课时费就免了吧!”言者轻描淡写,闻者却觉语重情长,二老的话语透着一种豁达与从容,六七十年的粉墨生涯使京剧融入了生命,一句“替祖师爷传道”的初衷将传承京剧事业视为使命。

  “我们向前辈学习的时候,也没有交一分钱。”王筠蘅说:“我有30多个老师,都是老先生总结下来的精英,我们不留下来,对不起我们的前辈,所以我们俩现在年纪大了,把东西都带走了也可惜,对我们的前辈是不尊敬的,我们俩替祖师爷传道,分文不收。”

  赵炜是青岛市一名语文老师,也是一名资深票友,因为两位王老每年都回青岛度夏的缘故,得以立雪王门的机会。8年前一天,赵炜去王老家学戏,筠蘅老师递给他一包沉甸甸的东西,打开一看,包裹里有好多老师年轻时的相片,有戏装照,也有便装照,还有很多名家送给老师的照片、王老师整理的剧本等等,满满的一大包。王筠蘅老师说:“这些东西你留着吧,这是我们俩一辈子中各个时期有代表的照片和剧本,还有一些节目单啊,戏报啊什么的,有些照片都是梅兰芳、黄桂秋、姜妙香、魏连芳、程玉菁等老前辈送给我们的,为什么给你呢?我的孩子里没有干梨园行的,你年轻,也懂戏,我们师徒一场,一来你留个纪念,二来在你的手中这些东西可以多‘活’几十年。”

  《秦贤庄》系《各界导报》与“腾讯大秦网”联袂推出的一档人物类栏目,每周二出版,系以在某个领域、某个事件或某个阶段有影响力的陕西籍、或在陕工作、居住以及对陕西发展有过贡献和影响力的各界精英为主角,讲述他们极为独特的人生经历和不同寻常的生命感悟。欢迎推荐人物线索,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