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86-0000-96877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产品四类 >
联系我们
电话:
+86-0000-96877
传真:
+86-0000-96877
邮箱:
这里是您的公司邮箱
地址:
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产品四类
咱两个往山仡佬里走

时间:2018/09/15    点击量:

  如此细微观察中西不同文化下构成的故事及人物命运走向,观察因了不同的私人空间而构成的文化和习俗,往往极有意思。由此可知我们的生活方式里,多少是在环境制约之下形成的,环境一旦改变,个人生活也随之改变了。

  西方文学史上,有一部曾风靡一时的小说叫《红与黑》,里面写的是一个叫于连的穷小子,如何通过勾引贵族女人而爬到社会上层的故事。于连到市长家里,为市长的孩子当家庭教师,这样,他接触到了市长夫人德瑞纳,并且暗使手段,大胆地与德瑞纳夫人私通。这些情节不是我想说的,当年阅读小说时,真正让我奇怪的是私人空间这个问题。小说写于连晚上找德瑞纳夫人幽会,悄悄地走过其市长丈夫的房间,然后进入到德瑞纳夫人的卧室。这一细节,使我莫名惊诧。我惊诧的是,怎么市长晚上休息不跟夫人在一个房间,而是各自有各自的空间?我读这部小说时,是20世纪70年代,那时,国人大多住在极为简陋狭窄的空间里,往往是几代人蜗居一室,夫妻两人能够与孩子各有房间已属奢侈,哪儿可能个人拥有独立的空间!因之,自己眼前所见,与故事中人之现实,实在距离太遥远。另外,就中国的传统而言,也缺乏个人空间习惯,夫妻分房而居,那是“不和”的体现,婚姻有了问题才分开居住呢!

  观察文学作品中对私人空间的描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陈忠实的《白鹿原》,描写田小娥与鹿子霖、白孝文的关系,其私情的发生地,合理地设置在田小娥的破窑洞里,这时,她的黑娃哥已经当了土匪,远走高飞,无影无踪。田小娥成了一个独居的年轻女子,这为故事的发生建立起空间情节上的合理性。就这样,他们的私情难免不被偷窥和发现,偷窥与发现,这是所有小说作家在处理男女情欲问题上的惯常手法,所不同的是,在西方,这样的发现往往是当事人在情欲的燃烧下,自己冒险捅破私情,公开表达的愿望,比如,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中的安娜,当她暗中与渥伦斯基相恋,到达白热化的程度时,便向丈夫公开了他们的恋情,并请求离婚。在此前,丈夫已察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却并未捅破,而为妻子安娜留足了一份脸面,并希望她能回心转意。

  在中国作家的笔下,私情的爆发与被捅破,随之带来人物命运的逆转,往往是被偷窥发现而致。这样的发现,因巨大的社会舆论压力,而导致主人公陷入被动和巨大的压力下,并由之带来处境的困难甚至被社会惩罚。如小说《妻妾成群》,后被张艺谋改编为《大红灯笼高高挂》,故事中的三姨太,因偷情被发现后,被主人投进井里,也从而逼使四姨太颂莲发疯。在人与人逼窄的空间里,个人化的行为的被偷窥与发现,也成为理之常情。我们还发现,往往是在主流意识形态的边缘化地区,往往有逸出主流意识、极为个人化的情感表达,比如陕北民歌。陕北民歌构成的重要部分,是表达男女之爱的“酸曲”,在这样的男女之爱的表达里,同样也有一个空间的问题,听听陕北民歌是怎样唱的:“拉手手,亲口口,咱两个往山仡佬里走。”山仡佬就成为恋人私人幽会的空间,好在山大沟深,可以躲藏。这些逸出统治意识形态的山区,因之而有了些许的自由。

  如此细微观察中西不同文化下构成的故事及人物命运走向,观察因了不同的私人空间而构成的文化和习俗,往往极有意思。由此可知我们的生活方式里,多少是在环境制约之下形成的,环境一旦改变,个人生活也随之改变了。